黄播直播app二维码

声音清淡如水,即便是这么多的人在这里,她也没有丝毫的胆怯。这下子,众人心里的那杆子秤,已经彻底的偏向了柏小妍,见到自己的父母,和师父,竟然先拜见师父,那就证明了师父的地位是有多重!

这样的院子,她都在隐忍不发,在众人眼中,她就是一个被虐待的苦命孩子,京城的人可是都知道,柏小妍是昨天才回到赵府的,可是刚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却不哭不闹的静静的待着,着实是有大家风范。

司马梦秋扶起了柏小妍,满脸的心疼,这个傻姑娘,自己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委屈你了,小妍。”

柏小妍轻轻摇头,垂下了眸子,眼睛里满是冷意,她真的不觉得辛苦,因为赵文生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她好,她也从来没有再抱着任何的幻想,没有希望,那里来的失望,既然连失望都没有,又怎么会受伤呢?

可是她这一副表情,落在众人的眼中就是真真切切的隐忍,欲语还休,见到疼爱自己的师父长老,本应该立马扑过去的,可是为了保全这里人的面子,就这么深深的忍下自己的委屈。

众人不仅又想起了前几天,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的说辞,说是夜歌阻挠赵家父女相认,最后迫于现实无奈,这才让柏小妍回来了。可是现在看,怎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啊?

司马梦秋此话一出,就是实实在在的在赵文生的脸上打了几巴掌,赵文生一向好面子,在这么多同僚,贵人,世族面前,他如此丢人,所有的怒气,自然就落到了大夫人的身上,他怒气腾腾的瞪向了大夫人。

声音努力的压抑着,才防止自己会爆发出所有的怒火,“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我……我……我也……不……不知道……”大夫人有些战战兢兢,赵文生是什么样的人,她是最了解的,她让赵文生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丑,那就无异于在老虎嘴上拔毛了啊!

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的聚集在大夫人的身上,这平时吃斋念佛,口碑极好的大夫人,又会作何解释?

大夫人更加慌乱,真的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柏小妍,竟然就把自己逼到了这样的地步,她辛辛苦苦多年左右逢源,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可是很快,她就要再次一无所有!

“是我身边的丫鬟办事不利,还请老爷宽恕!”大夫人知道此刻辩解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倒不如推个替罪羊出去,那这件事情,就解决了一大半,毕竟这么多人在,她太了解赵文生了,他为了面子,一定不会深究的。

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

更何况,他本身就不是很喜欢柏小妍!不然也不会任由她安排!

她有本事赶走她娘,就有本事再对付她!

赵文生果然眼神闪烁,有些犹豫,他自然是知道,这里边肯定是有自己的这位好夫人的安排,可是她这样,实在是太糊涂!

既然让柏小妍回来,就算是心中再不喜,也不能在明面上做这些小动作,平日里怎么闹腾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样的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

现在,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他是绝对不能让别人都说自己有眼无珠,娶了一个毒妇的!

想明白之后,赵文生深深吸了一口气,“把你那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我卖到窑子去!那一家的人都发卖了!”

说完,便走向柏小妍,“婉柔,委屈你了,都是你母亲没有照顾好你!”

柏小妍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赵文生都还是想着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即使大夫人有错,可是那也是看在赵文生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归根究底,还是这个父亲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罢了。

柏小妍并没有理会她,只是转身,对着夜歌和司马梦秋又是一礼,“因为这些小事,劳烦师父和长老亲自来,柏小妍心中有愧,只是这里,实在是不适合招待二位长辈,不如柏小妍宴请二位去醉香楼如何?”

“恩。”夜歌点头,指向了身后的豪华大床,“这个,你看是想放在那里?会山庄,还是我给你买的宅子?”

“师父,小妍毕竟才刚刚回来,不如就先搁置在院子里吧,小妍在这里再住上一段时间,如果……那小妍就回山庄去孝敬师父。”柏小妍的话并没有说完整,可是看向赵家夫妇二人的眼神,足以说明了一切,“赵大人,我的床放在这里,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不!不会!绝对不会!”赵文生呢急的满头大汗。柏小妍如果走了,那他就没有办法跟帝陵轩交代了。

夜歌有些意外,却还是细细的问了一番,柏小妍便事无巨细的把自己的一切告知,包括离开风凌阁去找司马梦秋时,路上的一切也都一一细说。

夜歌边听,边点头,一一记了下来。柏小妍的身体,一定是有异常的,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找到病根所在罢了。

柏小妍一个人走在匆忙的大街上,看人来人往,有些无所适从,回想起夜歌的话,她心里更是一阵叹息。

“小妍,五族之中,曾经出现过一个高人,曾预言,会有一个带着金狐的女子,统一五族,再也不会有五大家族,而金狐,如今在你的手上。”

“小妍,你可是有过这样想法?”

面对夜歌和司马梦秋的询问,柏小妍有些不知所措,统一五族吗?她连五族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唯一认识的五族众人,也只有陶安泰一个罢了,连夜宇宸都算不得是五族中人。

柏小妍垂下头苦笑,现在,她应该是认识两个五族中人吧,赵芷波已经是云族的圣女了。

“据说,几百年前,云族的一位圣女外出游玩,收服了金狐,却在即将统一五族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凡人,失去了统一五族的机会,却也奠定了云族现在五族之首的地位。”

原来她的金狐,还有这样的来历,可是金狐最近却跑了!

是的,她的金狐在她来赵府的时候就没有找到,所以她才和云秋两个人来了,本以为金狐贪玩,等玩够了就会顺着她的气味来找她,可是这都两天了,金狐还是没有现身。

柏小妍又忍不住担心起来,金狐是每个人都想要得到的,她跑出去,会不会……

“小妍,你的母亲,有可能也是五族中人,最近正在调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调查到,你母亲离开赵家之后,留给他们一笔钱用来抚养你,而且,每年也都会给赵家寄去银两。”

夜歌和司马梦秋对看一眼,说出了他们最近的调查结果。只是说完,看着呆愣的柏小妍,更加担心。

母亲……

曾经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过着任人嘲笑的自卑而奴隶的生活,可是忽然有一天,出现了一群人,让她有了归属感。

她就像是一个在水上漂泊的人忽然遇到了一个大船,船上有着许多人对她笑着,她觉得那才是家人的感觉。

师父,师娘,师兄师姐,好姐妹,还有许多的长辈,她不再觉得自己是孤单的一个人了,可是这些她当做家人的人,又告诉了她,她们是她的母亲安排的人。

这让她有些惶恐,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是,她却逃不开,这是命运的枷锁!

有时候她会觉得,如果不是流年的女儿,这些,她是不是都不会拥有?

“小妍,你还好吧?”司马梦秋有些担心,声音不自觉的方轻了许多。

“师父,梦秋长老,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柏小妍起身告辞,她现在心中很乱很乱。

看着街上的女人抱着孩子,她忽然好羡慕好羡慕,孩子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笑的很是满足。

小孩子真好,一串糖葫芦,就完全满足了。

柏小妍甩甩脑袋,让自己冷静一些。加快脚步,回到了赵府。

她回去要让云秋好好的找一找小狐狸。

柏小妍刚跨进赵府,就被人拦住了。

“小姐,老夫人请你前去存善堂!”管家面无表情,眼神说不出的狠毒。

柏小妍挑眉,他们怎么还是这么的不消停。无意与他们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柏小妍转身便想要离开,回自己的院子。

管家一个眼神,家丁护院瞬间便围了上来,柏小妍不得不站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管家,管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毫不退缩,“大小姐,老夫人有请!”

柏小妍冷笑,好啊,真好!

存善堂,客厅里,依旧是坐着满当当人,兴师问罪的人!

柏小妍一脸的漠然,这些人,她大多数都在第一天见过了的,可是,在此之前,却都是陌生的。

“跪下!”老夫人眯着双眼,恨铁不成钢的厌恶模样,如同一把钢刀,凌迟着柏小妍的内心。

柏小妍心中有气,可是祖母的话,她却还是要给三分薄面的,毕竟,她是由祖母养大的,所以,她还是跪了下来,即使心有不甘。

赵文生和他的大夫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终究,还是要跪在他们的脚下!

“赵婉柔,你可知错!”老夫人气急,她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就是一个白眼狼!竟然伙同外人,来损坏他们赵家的名声!

柏小妍只是垂下头一言不发,她不想把自己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期待,想象中的美好也打破,她想象着,奶奶只是有些偏心,她还是很疼爱自己,不然,为什么要带大自己呢?

她这个样子,看在众人眼中,完全就是一副认错的样子,老夫人本来还有些担心她如今有了靠山就不会在那般听话,可是现在看来,完全就是她想多了。

老夫人直起了腰,“赵婉柔,你伙同外人,污蔑父母,败坏赵家名声,简直就是不孝,欺世盗名!现在,我就请家法,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一听说请家法,屋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真相如何,大家素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老夫人就这么理直气壮的颠倒黑白,简直就是有些不讲理了。

可是,柏小妍依旧什么都没有说,依旧是静静的跪在那里,只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她依旧是这样的命运。黄播直播app二维码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