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线上体验充值教程入口

唐慕白稍稍转身,看向翁德路。

“不,不,不!”

翁德路眼皮一跳,忙摇头,挥手道,“刚才是我错了,我送错了贺礼……”

“贺礼都能送错?”

唐慕白挑眉,“你们‘霸刀门’送的礼,不都是一刀吗?”

“不是,不是,哪有送礼送一刀的。”翁德路干笑。

“可你刚才不就送了吗?”王其打脸。

“那是误会。”翁德路一脸正色,解释道,“刚才、刚才我只是和唐宗师开玩笑罢了。”

“开玩笑?”唐慕白低吟,“你开玩笑是给对方一刀的吗?”

“我……”

“好了。”唐慕白打断,“不用多说,既然你送了礼,那我自然得还一份……”

嗖!

气质性感女神蓝色毛衣裸香肩秀大长腿诱人

翁德路猛地转身,左右闪腾,踏空而起,往空中掠去。

速度飞快。

眨眼之间,便冲上街道边上的楼房顶部,翻身消失。

留下一地看客,目瞪口呆。

跑了?

翁德路竟跑了?

唐慕白还没出手呢,他居然就跑了?

整条长街,一时间又恢复寂静,所有人好笑无语。

包括吴卫澜、刘天秀、雷千放、段定才一干人,望着翁德路消失的方位,嘴角一个劲抽搐。

魏通、云不见、狄笑川、年念等人也一样,满脸古怪。

许大陆、方水仙、方霖、林华峰一行人,更是极力憋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堂堂“霸刀门”的大长老,老牌宗师高手,居然被唐慕白一句话吓跑了!

难道翁德路不知道,他这一跑,会让人更看不起吗?

接不住唐慕白的攻击,败下阵来,固然遭到耻笑。

但那好歹也是勇气可嘉,输了,只能说唐慕白太过强大。

就这么逃了,反而叫人越发看低,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留在现场的“霸刀门”弟子,尤其震惊。

翁德路居然逃跑,丢下他们,还是人吗?

“这反转太好笑了!”

“是啊,翁德路竟然逃跑,他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见人还不简单,戴个面具不就行了?”

“那还不如易容呢,以翁德路的能耐,易容出来,绝对没有人能够看穿。”

“好主意!最好易容成女人!”

“哈哈哈……”

长街上,众人回过神来后,哄笑成一团。

他们看不起翁德路,浑然不知,翁德路是真被吓到了!

童天河的实力,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霸刀门”的长老、副门主、门主,却清楚的很。

半步先天!

李齐秋的情报没有错,童天河真的摸到了先天的门槛,是半步先天层次的高手。

然而,面对唐慕白的一指,竟挡不住!

要不是童天河气血旺盛无比,身上也穿了防御宝甲,这会儿已然变成一具尸体了。

连童天河都挡不住,更何况他翁德路?

唐慕白要是再来这么一指,他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翁德路逃跑了!

比起脸面,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活着,总有一天会报复回来!

这是翁德路的心里变化路程。

他不知道,唐慕白手里的血色长矛,就只有这么一道,剩下的三道朦朦胧血色长虹,威力差了好几倍。

以翁德路的实力,挡住抗下,还是没问题的。

结果,翁德路被血色长矛给吓怕,以为会没命,从而选择了逃跑。

但他真能跑掉吗?

不!

唐慕白“耳窍神通”“圣心通”一齐发动,听风辨位、感应方向,五秒不到,就锁定逃跑的翁德路。

然后——

“轰!”

一声闷响,凭空传起。

却是逃跑的翁德路,周身空气突兀爆炸!

没有任何预兆,炸的翁德路整个人震颤剧烈抖动,口鼻喷水,身上衣服化作飞灰,跑动姿势乱了分寸,直挺挺摔倒在楼顶上,翻滚着滑落掉向地面。

咚!

“啊!”

闷响声夹杂尖叫声,从东南方向的五条街外传来。

《摘星手》隔空发动!

压爆空气,炸的翁德路变成裸男,从天而降。

这会儿那条街上的行人,应该激动坏了。

从天上掉下一个光着身子的老头,想想就刺激。

唐慕白嘴角上扬,心中畅快无比。

“你们的长老和太上长老都走了,你们也回去吧。”

看了眼脸色惨白、身体颤抖的“霸刀门”弟子,唐慕白愉悦的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几个“霸刀门”弟子闻言,先是一愣,旋即满脸振奋,感激谢道,“谢谢,谢谢,谢谢唐宗师!”

一行人就差点给唐慕白下跪,以此来谢过唐慕白没有对他们出手。

泪崩啊!

太上长老重伤倒地,无法动弹。

大长老突然逃跑,丢下他们。

本以为唐慕白会让他们丢尽脸面,或者留下半条命。

结果,居然没事,唐慕白直接让他们离开。

这种前后转变,让一群人感激涕零,心情复杂的灰溜溜退出街道。

没了搞事的人。

奇迹酒楼内外上下,重新恢复热闹。

这一次的宗师宴,除了翁德路、童天河闹出的小插曲,其它方面非常成功。

唐慕白的大名,也越发响亮了。

一击败宗师巅峰的童天河,让所有人惊叹。

奇术“血神指”,血狼佣兵团的团长、寇传宗也当着他人的面,释放施展过。

但在寇传宗手里,“血神指”属于残缺版,释放时,血煞之气浓郁无比。形状也是血色长虹,而不是清晰的血色长矛。

因此,没人看出这是“血神指”,只以为是唐慕白得来的奇遇,或者从“圣心门”搞来的强大武功。

“圣心门”势力遍布联邦,有这种武功太常见了。

魏通、云不见、狄笑川等人则怀疑是“洪宗师”留给唐慕白的绝技。

虽然唐慕白不承认他和“洪宗师”的关系。

但他们也不会说出去,打唐慕白的脸。

谁都不说,导致谁也没有追问唐慕白这门绝技的来历。

除了苍!

小男孩站在楼上一个包厢的窗口,等唐慕白从门口路过时,叫住唐慕白,招手让唐慕白进入包厢的同时,古怪道,“你之前那招奇术,被人惦记上了。”

“谁?”唐慕白不动声色询问。

“喏,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