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芭向日葵视频下载

随着近年来海捞瓷收藏的火爆,越来越多的海外打捞公司,将目光转向东方,开始进行破坏式的打捞。而这些精美的海捞瓷器,其中不少都流失于海外。

谁都知道,围绕东方的海上丝绸之路,那茫茫大海之下,应该存在无数尚未被人发现的沉船。可真正能打捞到沉船的打捞公司,实际上还是不多的。

最重要的是,官方对于这方面的监管,在近几年也开始变得严厉起来。而其中很多的沉船,都位于经济海域。外籍打捞船想打捞,也无法获得相应的许可。

除非这些打捞船有兴趣,能够躲开官方派遣的巡逻船只。否则的话,一旦被发现的话,后果还是很严重。真正能打捞的,或许唯有那些沉没于公海内的沉船。

虽说这几年,国家也开始组织人力物力,对一些发现的沉船实施打捞。但真正被民众所知晓的,或许只有那些藏品海量的沉船,而且沉没海域都不深的地方。

看过庄海洋提供的打捞视频,远在京城的王明诚二话不说,立刻让人预定第二天到南洲的机票。跟他同行的,还有相应的考古专家,自然也是庄海洋认识的。

得知这个消息,原本已经将沉船物品,部送抵本岛的庄海洋,也特意带上王言明跟洪伟,亲自前往机场接机。车辆的话,自然还是由赵鹏林等人提供。

跟往常一样,难得几位老专家辛苦跑一趟,庄海洋也准备了不少土特产。虽然每个月都会邮寄,可庄海洋依然知道,邮寄的那点土特产根本不够吃。

看到庄海洋带来的东西,赵鹏林也笑着道:“你小子,这次又打算出血一次?”

“还行吧!王老他们难得来一趟,总要好好招待一下。叔,这些土鸡还有海鲜,你等下干脆请师傅烹制一下。饭店就不去了,直接在公司找个餐厅吃,他们更乐意。”

不管怎么说,王明诚等人毕竟有官方身份,吃喝宴请这种事,他们还是比较反感的。要是在公司食堂吃,他们反倒觉得更放松,也不会有什么好为难的。

对于这个安排,赵鹏林也没说什么,直接道:“行,这事我来安排。事实上,公司餐厅的厨师手艺也不错。既然是家常便饭,那就别请你们高级厨师了。”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也行!我的食材好,只要厨师手艺不差,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了,我放养的土鸡,现在长势都不错。你要喜欢的话,过两天我让人给你多送几只。”

“行啊!你小子的东西,多多益善!其它人,你也别忘了。”

“嗯,会的!好东西,重在分享嘛!”

礼尚往来的道理,庄海洋多少也是懂一些的。说到底,赵鹏林替他结交的人脉,最终也要靠庄海洋自己去维护。礼物看似不贵,但意义还是不轻的。

抵达机场等候的同时,看到身边的王言明跟洪伟,庄海洋也适时道:“明天估计咱们还要跑一趟!新招聘的那帮家伙,明天都会陆续抵达。到时,你们跟我再跑一趟吧!”

“行!反正也没什么事,相比待在岛上,多来外面跑跑,更容易打发时间。”

听着这话的庄海洋,突然笑着道:“班长,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好像有点怕待在岛上的感觉?难不成,你跟嫂子准备要二胎了?”

对于庄海洋的打趣,王言明也没反驳的点头道:“不行吗?事实上,我有开始做这方面的准备。只是想到萌萌还小,我觉得还是推到明年再考虑。”

“也是哦!萌萌那丫头,暂时还真离不开人。班长,有时间的话,你跟嫂子商量一下。实在不行,到时去我的农场那边。那边环境跟条件,你都知道的。”

被这个提议说愣住的王言明,很快道:“你想让我负责那边的事吗?你应该知道,我跟你嫂子英语都不行。要是在这边,我还能替你管管,那边真管不了。”

“没事!我的意思是,等你跟嫂子怀上二胎,干脆去那边养胎。那里面积大,萌萌那丫头也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待在岛上的话,活动空间还是太小了些。”

此话一出,王言明想了想道:“这倒是可以考虑!行,这些事到时再说吧!”

对王言明而言,他跟妻子已经决定,这个春节去庄海洋的牧场过。对他们夫妇而言,去年春节过的有些不开心,跟朋友还有亲戚,似乎都处的不怎么好。

今年回去的话,估计有些事还是推脱不开。这种情况下,还不如直接出国。能玩的同时,还能赚工资。最重要的是,能够让女儿多长点见识,接触一下国外的生活。

不说崇洋媚外,而是夫妇俩都希望孩子,能够多接触多经历一些东西。至于未来的话,夫妇俩也没考虑太多。甚至于,要是钱足够,他们也不排除在国外买农场退休。

能够庄海洋做邻居的话,夫妇俩应该还是不介意的!

在机场等待了没多久,终于看到王老一行乘座的航班准时抵达。继续等待了没多久,庄海洋一行就看到从机场走出,身边也有便衣安保护送的王老一行。

看到在出口等候的庄海洋,王老也主动上前道:“难得啊!你小子来接机,礼太重吧?”

“王老,几位老爷子,你说这话,是怪我前次没来亲自接机吗?”

被反调侃的王老跟其它老爷子,也顿时笑了起来。那怕有段时间没见,但对这些老爷子而言,对庄海洋的评价还是不错。当然,也不排除是得了好处的原因。

毕竟,每个月寄往京城的果蔬,他们都吃的很过瘾呢!

若非知道数量太少,他们只怕还真会要求庄海洋,每个月给他们多寄一点。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真正值得他们惦记的东西,反倒不怎么多了。

闲聊了几句,庄海洋也领着王老一行,坐上自己开车的汽车。等抵达打捞公司,看到准备的会议室,王老也笑着道:“你小子,看来又准备用好东西贿赂我们几个了?”

“那能呢!这些都是我特意带来的,比不上市面上卖的高档水果。另外,我知道几位老爷子不爱热闹,中午饭我都安排在公司食堂。当然,菜品是我准备的!”

“家常便饭,对吧?”

“是呢!不过,我相信几位老爷子,应该会满意我的安排吧?”

“我怎么觉得,这次被你请过来,是要充当苦力的呢!”

“那能呢!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啊!”

笑过之后,王明诚等人也跟赵鹏林等人话茶闲聊。直到桌上的果蔬,都被消灭的差不多,王明诚也起身道:“东西还是在仓库吧?那我们,还是先工作再说。”

“好!老爷子,这边请!”

在这些老爷子面前,即便贵如赵鹏林这种隐形富豪,也丝毫不敢摆什么架子。其余的股东也清楚,能请到这几位老爷子帮忙鉴定瓷器,也是公司的荣幸。

相信其它得知消息的人,即便想伸手沾点便宜,也要考虑一下惹恼几位老爷子的后果。即便这些老爷子都是专家学者,问题是他们在国内的门生可不少,谁敢轻视?

抵达被安保人员,严密看守的物资仓库,看到那些装箱的瓷器跟东西,王明诚也很高兴道:“没错!这船上的瓷器,跟前几年发现的南洲一号,很相同啊!”

“嗯!看来那个时期,海上瓷器出口的规模,应该比我们想象的更大。”

看到这些精美的瓷器,王明诚跟其它老爷子,也没兴趣跟庄海洋等人闲聊。更多注意力,都放在鉴定那些瓷器,还有拍照跟进行登记。

对赵鹏林这些人而言,瓷器可以用来收藏跟卖钱。对王老这些人而言,这些瓷器更多的用处则是研究。通过对这些瓷器分析,能推断古时的一些情况。

有关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也是这些老爷子一直在从事的工作。参照庄海洋打捞录制的视频,这些老爷子也能推断跟分析出,更多有助他们研究的东西。

鉴定这些瓷器的过程中,王明诚也询问道:“这条沉船,你有破坏吗?”

“没有!除了这个洞口,因为方便进出的原因,被我扩大外,其余船体都保存的不错。事实上,这条船沉没在两百一十米左右的深海,打捞难度真不小。”

“那这些东西,你打捞了多久?”

“两个晚上!因为白天来往船只还是有一些,我都选择晚上作业。打捞到最后,我好几个战友都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而抽筋。幸好,我们旁边都有人在。”

“不错!看来你招聘的那些退伍兵,潜水打捞能力还是不错的。”

“是啊!虽然我们以打渔为主业,可平时闲着,相应的训练都没中断过。只是考虑到,他们退伍时,多少身体都有些毛病。平时训练量,都会悠着点。”

关于打捞公司的情况,也许能瞒过普通人,可瞒不过王老这些有心人。想打捞这种位于深海的沉船,没有一支专业且靠谱的潜水打捞队,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不管怎么说,珍宝打捞公司成立时间虽短。可接二连三打捞到沉船,还是引起不少人的重视。甚至一些人都想办法,打算组建同样的公司,去打捞沉船赚取财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