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社区新版官网入口

() 徐二丫带着金子回来,坐到屋里就开始思量怎么让老太太同意分家。

她思来想去,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个办法虽然有些不太好,也会让徐志勇受点苦头,可总归是能够顺利分家,并且也会让村子里的人看清老太太和大房的真面目。

安宁这个时候在和老太太说话。

“娘且等一等再说分家吧,我昨天才和弟妹吵了一回,如果这个时候说分家,二房三房难免想着这事是我挑的,说不得要生我的气呢。”

老太太想着安宁说的倒是有理,就点点头:“行,娘听你的。”

安宁这才笑着拿起绣活来。

老太太凑过去一看,就见安宁在绣一对戏水鸳鸯,她绣出来的鸳鸯活灵活现,绣的荷叶莲花跟真的一样,眼瞅着就要迎风招展,老太太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却是没看过这般鲜亮的绣活。

“你如今手艺越发好了。”

安宁一边绣一边道:“整日绣,自然得有些长进,这是给镇上曲老爷家嫡女绣的被面,听说曲姑娘嫁的是县太爷家的公子。”

“那你可得好好绣。”

老太太叮嘱了一句才出去。

纯净洁白泡泡浴美女

安宁又绣了一会儿,这才揉了揉脖子在院子里活动一下。

安宁想着等分家之后要带两位老人和孩子搬到镇上去住。

原身这几年也攒了些钱,再加上原身的嫁妆,倒是可以在镇上买个小院,只是往后过日子要钱,送孩子读书要钱,还有人情往来要钱,如果买了房,手里没了钱,日子是真不好过。

安宁就想着多攒一个。

她是有很多本事立刻弄到钱的。

可是原身和老太太一个院子里住着,老太太那么精明的人,原身手头上有多少钱,老太太大概齐也是知道一些的。

再加上原身有什么本事,老太太心里也清楚,若是安宁做的太过了,难免要引起怀疑。

所以,安宁就只能用原身会的东西来赚钱。

而原身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绣活。

安宁想着趁这次给曲老爷家做绣活,把名声打出去,然后想办法接一样比较大的绣活,她麻烦一些,用一个绣活挣上几年的花销。

安宁正考虑怎么赚钱的事情,就看到徐二丫鬼鬼祟祟的出去了。

安宁笑了一声,唤出安心来:“你去盯着徐二丫,看看她在做什么。”

安心出去没多久就气呼呼的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安宁正在继续刺绣呢。

“这是怎么了?”

安宁发现安心生气了,赶紧停下手头上的活问。

安心气道:“那个徐二丫真不是个好东西,她找了村头的赖子,出钱让赖子打断徐老二的腿。”

安宁挑眉:“那你气什么,总归是他们一家的事情,他们闹翻了天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觉得这人心太黑了,就为了分家,就能打断她亲爹的腿,以后还不定做出什么事呢。”

安心还是特别生气,气的腮帮子都鼓鼓的。

安宁戳了她一下:“你继续监视她,看看她都和什么人接触,说了什么话,最好能留下点证据来。”

“好。”

安心答应一声,继续监视徐二丫。

安宁特别认真的做着绣活。

等吃了午饭,安宁带着两个孩子歇息了一会儿,下午让俩孩子练字,她在旁边看着。

徐二丫站在廊下看着大房母子三人相处的那么好,再看英哥儿拿着笔描红,她目光微闪,敛下眼中的嫉妒。

安宁看到徐二丫也没说什么,而是进屋拿了一点果子干让英哥儿和兰姐儿吃。

徐二丫越发的难受。

她就听到安宁摸着兰姐儿的头细声细气道:“兰姐儿这几天乖乖的,等娘把绣活做完换了钱给你做新衣服可好?”

“我还想要一个头花。”

兰姐儿可爱美了,最喜欢衣服首饰。

安宁笑着答应。

徐二丫就想到听她娘说过大房现在接了一个很重要的绣活,要是做的好,能挣一大笔钱呢。

她咬了咬牙,气恨的想着老天真不长眼,这么恶毒的女人为什么会一手好绣活?

看着安宁摆在屋里的绣架,徐二丫心中闪过一个想法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安宁带着俩孩子去了正房,她看了看一屋子的人,唯独没有看到徐二丫。

安宁让兰姐儿和英哥儿坐好,她给老太太盛了些饭,才说要坐下吃饭,突然间身子歪了一下,手一抖,碗里的汤就洒到裙子上了。

“没事吧?”

老太太赶紧问了一句。

安宁摇头:“没事,汤不是很烫,只是衣服脏了,我回屋换一身就成。”

她起身朝老太太行了个礼,然后从正房出来。

“老大媳妇这是累坏了。”

老太太说了一句,然后看了老爷子一眼,端起碗来吃饭。

安宁从正屋出来之后就特意放轻了脚步。

她悄悄的推开了东偏房的屋门,一进去就看到徐二丫手里拿着蜡烛,正站在绣架前。

“做什么?”

安宁快步过去捏住徐二丫的手腕:“你不去正房吃饭,到我房里做什么?”

她低头一看,却见绣布的一角已经有些污了。

“你想坏了我的绣活?”

安宁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面色不善的看着徐二丫。

徐二丫一阵慌乱,手中的蜡烛就掉了下来。

这蜡烛要是掉到绣布上,非得把这块绣布给烧掉。

她脸上一丝得意一闪而过。

紧接着,她就看到安宁伸手一挥,稳稳当当的就把蜡烛捞了起来,又一甩,就把蜡烛甩到地上。

“怎么,还想烧了我的绣布?”

安宁手上用力,捏的徐二丫手腕生疼。

“我没有,我刚才是不小心。”

徐二丫哪里肯承认她想使坏,咬死了就是说没那个意思。

“那你到我房里干什么?难道是想偷东西?”

“我没有,我就是,就是看到大伯母做的绣活那么好,就想过来看看。”

徐二丫咬牙,绞尽了脑汁想办法。

安宁根本不给她时间,拽着她就往外走。

“徐老二,冯氏,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闺女。”

安宁拉着徐二丫进了正房,直接就把她踹在正房的地上。

正在吃饭的一屋子人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的?”

老太太面色微沉,放下碗问。

冯氏惊呼一声,跑过去就要扶徐二丫。

“能是怎么的?二丫趁我们吃饭的时候跑到我屋里想把我的绣活给烧掉,幸好我过去了,要不然我怎么跟曲老爷交代,要真坏了人家的事,让人家姑娘出嫁的时候丢人,咱们一家的命都不够抵的。”